签到天数: 4 天

[LV.2]偶尔看看I

6

主题

10

帖子

1701

积分

大学士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70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隐隐作痛——《疼》读后感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476|回复: 0
楼主
发表于 2017-11-20 01:15:09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nhks212 于 2017-11-20 09:41 编辑

隐隐作痛 ——《疼》读后感
        时间与记忆犹如一只勤劳的硕鼠,蚕食我活跃的神经,我试图用盔甲与假意来抵挡都无济于事,它的生命力顽强得让我钦佩,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凋谢而盛开。我曾经形容自己在风墙中穿梭,大致也是这个意思,我想,断续的想,除了死亡那一块葬身的石碑可以抗拒它,没有其他的行为与方式。
        许多年前一个夜晚的死亡让我刻骨铭心,我发出一声凄厉、恐怖、惨绝人寰的嚎叫,那声音如同一根带着倒刺的钢针,穿透我前世的幸福生活,深深刺进我的身体,再也拔不出来,我也曾试图地拔出,但倒刺带出的血肉让我很疼,我终归罢手,那惨叫声音谱写深沉的乐句,终成叻一个永恒,在我的耳朵里永远鸣响,有时在梦里,有时在现实。
        还有些时候,我很感谢盛开的花木,她们无私地把美丽呈现在我的面前,让我感受世界极易觉察的风景。我也试图播撒一颗种子在时间的尽头,可这件事情忘记要比记得更容易些,等我重新想起时,又忽略了播种的念头,这该是什么样的种子呢?开出什么颜色的花啊!我竟百思不解。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,让我很是苦恼。
        曾经孤独的生活并没有给我带来更多的不安,当我躺在温暖的病床上,拉起淡淡青色的窗帘,时间似乎停止了多年的奔跑,已经疲惫的滞留了下来,它停滞在我的病历里,也凝滞在我的脸孔上,时间病了,使我的脸孔也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提前进入了苍老的状态,我很喜欢这样的苍老,当时间的良药与记忆的苦酒互相对抗时,我宁愿处于下风,败的肝脑涂地。
        有一段时间我不再认为脚下的土地就是道路,我相信那不过是一局慌乱而庞大的棋盘,我身边的大多数人都是用脚趾头来思索世界和选择道路的,如果我用头脑和思想选择道路,那么就应该承担起不合潮流的孤寂,我选择妥协的同时也抛弃了自己,如同一个佝偻的老人一般,伫立在路边静静地观望和怀疑这蝇营狗苟的世界。
        我不是很喜欢被阳光照耀的感觉,它使我失去隐蔽和安全感,它使我觉得身体所有的器官都毕露于世,我会内心慌乱,必须立刻在每一个毛细孔处安置一个哨兵,来抵制那些光芒的窥视。然而世界上的阳光太多了,每一双视线的光芒都比阳光更火烫、更险恶,更富于侵略性。如果,任凭它侵入到羸弱的天性中来,那么,我会感到自己正在丧失,正在被剥夺,我会掉身离去,所以,我经常把自己保护的很好。
        我曾经是一个天使,但天使也会成长为一个丧失理性的魔鬼。正如同有人说,通向地狱的道路,很可能是用关于天堂的理想铺成的。我的命运在地狱与天堂的狭小隙缝中来回的拉扯,既向往占有,又对立排斥,中间断裂的沟壑是无底的黑洞,大脑与肢体是两只凶猛的怪兽,背道而驰、狂猛奔跑那是一段被岁月渐噬空的巨大心脏,一扇在秃岭慌空中开启的天窗,一张焦渴地呼吸着盎然生机的嘴唇,一个敞开的等待雨露滋润的子宫,一个蛀虫噬损的绝望的肺片。
        我还需要一个爱人。一个男人或女人,一个老人或少年,甚至是一条温顺的狗。我已不再要求和限定,就如同我必须懂得放弃完美,接受残缺。就如同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,是老人还是少年。就如同我知道单纯的性,是多么愚蠢的事情。对于有时候的我,爱人并不一定是性的人,因为那东西不过是一种调料、一种奢侈。性,从来不成为我的问题。
        我的问题在别处,一个残缺的时代里残缺的人。
        作者:提灯笼的人
*滑动验证: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推荐书|好看的小说|好书|小说推荐|88必发|Archiver|好书推荐

GMT+8, 2017-12-14 08:27 , Processed in 0.395371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Gzip On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14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